我很失望地掛了電話,心裡決定下個周末打電話去警察局通報的時候要這樣說:

「我看到對面有一群中國人綁住一個法國女人,正在活吃她的肉,

可是我沒有密碼進去制止這件事情。那法國女人的慘叫聲雖然沒左其他法國鄰居辦趴體的吵鬧聲大,

可是仍然吵得我睡不著。能麻煩你們過來一趟嗎?」接著我會看他們到底來不來!

親愛的,我常常覺得我受夠巴黎這一切了,尤其是地鐵裡的臭味、鄰居的噪音、愚笨的郵差,

以及搶匪般的銀行和手機公司,當然,最受不了的是移民局辦事員的嘴臉。

可是我沒有辦法改變這一切,因為我住在巴黎。

 

巴黎症候群 p.289 

ISBN 978-986-86878-6-8

 

hyhco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