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佳說,澤于就像耀眼奪目的寶石,看起來是每個人追求的夢想,

然而這樣的鑽石之所以璀璨,可都是多位鑑賞者目光雕琢而成。

她也說,阿拓雖然質樸無華,但並非沉在河底等待發掘的玉石,

而是參天巨木,低頭尋找寶物的一輩子也看不見他,除非好好將頭抬起來。

鑽石需要琢磨才能生輝,但阿拓可是自個兒就可以很偉大,這樣的男生她是第一次遇見。

我聽不大懂百佳的比喻,或許是我從未當過寶石和巨木的關係吧。

但有一件事不需要比喻我也懂得。

 

《等一個人咖啡》 九把刀 p.210

ISBN 986-7494-12-1

hyhco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